专业文献

  初二学生的TAE(边缘思考)
 
发布日期:2019/2/21 12:34:24 浏览次数:329次
 

初二学生的TAE(边缘思考)

笔者:美国德保罗大学哲学教授Mary Jeanne Larrabee

中文译者:刘明;审校:李明

原文来自:THE FOLIO:

A JOURNAL FOR FOCUSING AND EXPERIENTIAL THERAPY VOLUME 19, NUMBER 1, 2000-2004 
THINKING AT THE EDGE: A New Philosophical Practice

Eighth Graders Think At the Edge

By Mary Jeanne Larrabee Philosophy Professor at De Paul University

http://www.focusing.org/chfc/articles/en/larrabee_eighth_graders_tae.html#workshop 1

 

请听一下我最近做的“边缘思考(TAEThink At the Edge)工作坊”学员们的感想:

能体验到它真是太酷了!

“它让我有了超越平时思考模式的思考方式”

“我看到了所有的和以前不同的做法”

当你听到这些声音是来自初中二年级学生你不吃惊吗?这是我第一次教中学生做团体TAE――而且成功了!

这个团体教学的想法是我在2001年做TAE工作坊之后产生的。当时我在为德保罗大学人类学中心的特别研究员们准备项目。到2002年秋天,我向芝加哥亚历山大·格雷厄姆·贝尔学校初中二年级的班主任建议了一个英才项目(the Gifted Program。因为我儿子就在这个学校,所以和老师们很熟。在提建议的时候我说明了TAE是一系列创造性工具。

虽然一次一个半小时,共计八次工作坊为理想,但是和学校交涉下来,结果是每隔一周半到三周一次,每次一小时,共计六次的工作坊。在每次工作坊中,我会交给他们不同颜色的工作表(例如“在写你心中感觉舒适的地方的时候,请用粉红色的纸”)。在一小时的工作坊中,可行的方法虽然有限,但还是可以做到两人一组结对。因为开始做TAE的时候必须要教聚焦(Focusing),于是就访问了the Focusing Institute(聚焦研究所)的网站的儿童角(the Children’s Corner),得到了资料。

工作坊1的目标是发现“模糊不清晰的边缘(edge)和被身体感受到的体会(felt sense)”。确认在自己的“内在”正在发生的东西,探索这些东西要说什么。

我用身体觉察(body awareness)和体会的练习让学生们短时间集中注意在身体性回应的体验上。耸肩、握拳、回想今天的午餐、观呼吸、想象咬一口柠檬、扫描身体内部,等等。我解释说,他们的体验让他们能够接触到一个模糊的地方、一种身体性“意感(sense)”——体会,因为体会连接着感觉和意味两方面。因为体会带着意味,所以它可以讲一个故事。这种模糊的边缘是他们会发现他们的创造性边缘(creative edge的地方。

在定位“一个舒适的地方”后,我让学生们思考出一个他们自己的想法,向内在叩问什么是他们想做的感觉特别的事情——这让他们肚子里有“啊,是的是的”或“啊啊,是吗”的感觉。我让学生们看一下“里面是否有令人困惑的地方?”“能不能把这个困惑变成提问的形式?”,“从刚才找到的舒适安静的地方问一下——它们是否有像是它们的回答的一个开头?我还问他们是否感觉到他们想要说、但以“公共”的词语没能完全说出来的他们想说的话。我解释说TAE开始的步骤能够帮助他们使用单词和新鲜短语来说出他们想说的话。

工作坊2中,我从聚焦和TAE由来的简短介绍开始。我说明了如何抓住把手(handle)以及让边缘更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了“整理空间(clearing a space”。我让学生们把他TAE想法到内在整理好的空间,问这些所有的东西在身体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果感觉这是OK的,接下来就把焦点放在TAE的工作上。

在接下来的各个工作坊中,我都会从些步开始:

“在模糊不清晰的边缘上确认、“整理空间”、“和它在一起待一会儿”、“然后问:开始我们的TAE工作是什么感觉呀?”

我们通过“找到一个实例”完成了步骤1,然后再让学生们检查模糊的边缘。我提到了步骤2的非逻辑句子,但是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在这上面,只是问是否有人找到了一个非逻辑句子(有一组朗读了他们的句子)。我更详细地讲述了步骤3,谈论了公共性意味以及它们的好处和局限性,让学生们检查一下他们模糊的边缘,看看他们三个单词的字典定义是否表达了他们想要说的意思。我让他们和小伙伴一起合作完成步骤4。我解释说,步骤4让他们有机会用自己的方式定义单词,可以是通过改变单词或短语来标记他们自己的意思。我介绍了步骤5,并作为作业让他们在家里做。

工作坊3上,我有两张工作表,一张是写之前的工作要点的白色工作表,并且用修改后的主句完成步骤4;另一张是步骤6步骤7的橙色工作表。我说明了如何从步骤1开始“修改”他们的主要句子,方法是把他们的六个单词/短语全部放进去,然后把玩摆弄这些单词――尤其是在模糊的边缘――直到句子有了意味。我向学生解释说,在步骤1步骤5中,我们一直在为我们的主题领域开发词汇,但是现在我们要寻找其他材料来帮助我们的理论,做法是通过叩问我们的TAE模糊的边缘/对事件的体会、我们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诸实例、来自TAE体会或与TAE体会关连的例子或侧面。如果这些例子或许看起来“怪异”,学生们不用担心——这没关系,实际上这些怪异可能会给步骤2的非逻辑句子带来一些东西。他们是在伙伴的合作中完成这项工作的(由于我的工作坊简短,我倾向于让学生在一个工作坊上与伙伴合作完成一项任务)

工作坊4上,我让学生们在紫色的工作表上写下了他们步骤6的四个具体例子中最重要的部分。然后,按照步骤7的要求,让他们在粉红色的工作表上写下细节、模式或结构。我还介绍了步骤8——各个方面的交叉——解释说这一步可能会带来一些非常怪异和酷的东西,所以尝试一下至少一对/组方面。最后,我介绍了步骤9:自由写作。学生们用了工作坊的最后五分钟,然后他们被要求在家里继续写作至少二十分钟以完成这一步骤。

工作坊5中,我们完成了步骤10步骤11。前面的步骤10是一个人单独做,后面的步骤11与合作伙伴一起做。我要求学生从头到尾填写一遍他们所有的工作表,为了发现是否有鲜活的单词/短语,让他们一边确认体会,一边在工作表上写下一个清单,并要求列出三个最重要的单词,要他们把这些单词标为ABC。我要求他们把这些单词放在内在安静的整理好的空间里,看看步骤2中的非逻辑的句子是否在A-B-C三角形正中的某个地方。或者,如果他们以前没有发现一个非逻辑的句子,也许他们可以从A-B-C的并列中看到一些我们可以称之为“非逻辑的核心(illogical crux”的东西。这些是在模糊不清晰的边缘中觉得“哈哈!”的东西,虽然不一定要放在句子中。 我解释说,所谓非逻辑的核心是感觉三个用语在某种程度上相互碰撞,不完全适合贴切的东西,但是另一方面好像非逻辑的核心又是理论的一个小动力。从中可能会导致一些有趣的发展。然后,我们转到步骤10的后半部分:检查这些用语之间的逻辑性连接。步骤11是学生们与合作伙伴工作。我说明,在步骤11中,我们要求更高,坚持要求两个用语必须联系起来。

工作坊6中,我介绍了步骤12,向学生们说明他们现在终于拥有了形成理论核心所需的所有素材,越来越多的想法会从这些材料中流出。学生们结对工作,为“A = B”和“A = C”写句子,然后为理论生成新的句子,对“B = C”和用语D做同样的工作・・・,等等。 

我召开了7次会议,会上学生们选择了自己的理论要素或TAE体验以向家人、朋友以及教职员们作分享。我四处逛了逛,对他们工作表上的具体内容给出了肯定的评价。                                                                                                                                                                                                                                                                                                                                                                                                         

结论: TAE可以成功地教授给初二的学生。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很容易就发现了体会。下面是他们对“模糊不清晰的边缘”的一些描述:

这是一个“大黑泡泡形的东西・・・轻烟飘出,你可以捕捉得到,有一些感觉是独创的东西从我内心深处飘出。”

进入一片空白,停止思考,并且发现了一些东西・・・就像醒来一样——这是头脑应该开始思考的时候了。”

内在有个地方・・・你可以)就做你自己,释放任何想法,成为你自己。”

有些东西就在我的地理中心。”

多人被“允”找到自己的想法感到兴奋

最棒的部分——能表达自己,思考超出我通常能思考的东西——这让我找到了我自己。

TAE不像我以前做的任何事情。

TAE拓展了我的头脑;我真的很幸运能上这门课

TAE通常被呈现给那些有专业领域”的成年人,在域里他可以表达自己独特的想法。然而,初二学生有“体验的专长”——生活在家庭中,有朋友或物,有追求好和特殊趣——如果给予他们机会,他们就能在生活和学校的“框架”之外表达专长里有几个例子:

一个学生的三个用语是自我、实感和平衡;她在10 / 11中的三句:“自我如果没有实感就不可能存在;为要做你自己,你必须在变化中获得信赖的平衡;在你获得平衡之前,你必须实感到无我。

其他学生写道:时间认同的关是清除时间的纠缠,造一个有远见的未来”和“秘密隐藏和遮蔽词语。但有时候秘密会被找到并被揭去遮蔽。”

对这些初二学生教授TAE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即使对于一个可以和六年级小学生讨论柏拉的哲学家来也是如此。

我的建是:如果你已经掌握了TAE (即便是一些皮毛也行),并且你能感TAE和你熟悉的一些孩子们之系,那么请务必要试试教孩子TAE。你可能也会大吃一惊

 

 

 

 

附录:

边缘思考 (TAE)的步骤(仅标题)

E.T.简德林、Ph.D  2004

步骤1~5 让体会说话

1. 邀请体会出场。

2. 在你的体会中寻找超越逻辑的东西。

3. 觉察自己想说的与通常语义的不同之处。

4. 写三个新鲜的语句来表达你想要表现的。

5. 将步骤4的各个语句所表达的内容用语言学上不一般的新的语句再扩写成文章。

步骤6~8:通过侧面(具体事例)发现模型

6.收集侧面(具体事例)。

7.发现各个侧面(具体事例)各自的内在关系构造。

8.交叉重合各个侧面(具体事例)。

9.自由书写。

步骤1014:形成理论

10.选择三个用语,把它们连接起来。

11.叩问各用语之间原来的关系。

12.选择最终用语,赋予它们相互之间的关系。

13.在比现在更大的领域应用你的理论。

14:在那个领域里扩展、应用你的理论。

 

(完)

 

 

 

沪IPC备11046588号 中国聚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