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文献

  青空聚焦( 临在空间的出现)
 
发布日期:2015/10/28 22:09:28 浏览次数:887次
 

大会名:第三届中国聚焦(focusing)及聚焦疗法高峰研讨会
形式:工作坊

报告日期・时间:2015年10月10日(土) 10: 00 〜 12: 30
报告場所・会場:竹園賓館・会話中心

青空聚焦( 临在空间的出现)

关西大学心理学研究科 池见 阳

http://www.akira-ikemi.net
很长一段时间,我潜心于聚焦的研究与实践,至今也在持续着对它的钻研。 我在聚焦的众多
研究者之中, 是属于那种比较固执的执着于聚焦的基盘—“ 体验过程” 的一派。我认为,在与他
人互动当中体验过程的发生,便是聚焦。其实, 我当初是以自律训练法的研究成果获得的博士学
位,并且本身对于佛教的冥想等也特别的感兴趣。
我对冥想的看法,其实是有受到大意义上的“ 正念” 的影响。而且, 在近年里《 更新版佛教》
( 藤田一照山下良道 2013), 《 作为青空的我》 (山下良道 2014) 也对我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在这些学说中被提及到的一个问题就是“ 是谁在冥想? ” 如果是“ 我”( 梵语) 在冥想的话,那么,
无论怎样的去冥想,超越这个“ 我”,即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同样的,我也有着像“ 是谁在做
着聚焦呢? ”“ 是谁在进行着清理空间( clearing a space) 呢? ” 这样的疑问。“ 我” 是一种越是
想要去创造一些空间来,便越无法真正做到的存在。也就是说, 当我们一心努力想着“ 给自己的
心留些余地,一定要放轻松些呀!” 反而却越是逼紧了自己,从而无法获得真正的放松。 我在今年
发表的论文(Ikemi 2015)当中也提及了一个观点, 我觉得心中的空间并不是由“ 清理空间”所获,
而是一种临在( presence) 空间的出现, 像这样想比较好。
对于我来说,从某个方面来讲, 我的冥想体验和聚焦是有着两条截然不同的回路存在的。那
么, 如若把冥想带入到聚焦当中的话,恐怕作为聚焦基盘的体验过程会失去它原本的作用。我始
终如一的认为,使聚焦的特性足以发挥的环节就是倾听。然而,将我一向固有的想法打破的存在,
不是别的,正是我的来访者。 当面对来访者的苦恼之时,咨询师并不能拘泥于某种特定的取向和
方法, 我们必须去直面那苦恼, 并竭尽所能,全心全力去帮助他们。针对接下来将介绍的这位来
访者与她的苦恼,我在咨询时,把聚焦与“ 作为青空的我”,以及“ 慈悲冥想” 进行了结合。当然,
这种结合我自身也已有过许多次的尝试, 而与她的疗程成为了“ 青空聚焦” 的初步案例。在那之
后,我便尝试了去构成一种出现临在空间的方法--青空聚焦。
下面我想谈谈冥想和聚焦之间的最大的区别。 冥想基本上是由自己一个人进行的,当然,即使
有时也会有以团体的方式来进行的诱导冥想的部分, 但大家在冥想的时侯也是边听诱导教示,边
各自进行冥想的。 另一方面,聚焦是“ interaction first(互动在先) ” 的, 它发生于相互作用
之中。既有“ 因为你在那里,我便感觉到一些什么” 的相互作用,也有“ 把那些感觉用语言表达
出来时,感觉和语言之间” 存在的相互作用。也就是说, 聚焦与一个人独自进行的冥想不同,它
有着在真实的时间里与某个人的关联。作为对此特征的应用与发挥,青空聚焦基本上是由两个人
一组来进行的。 当然, 以团体式的引导方式进行也是可以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相对于原本的
聚焦, 它会更接近于冥想的形式。
我的心理疗法论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 前反省的”(pre-reflexive)和“反省的”(reflexive)
意识的相互作用 (Ikemi 2013, 2014)。在青空聚焦中, 浮现出的云朵和自己的样子是属于前反省
性的,也就是说它们是自发浮现出来的,并非预先有意而为之。对于浮现出的事物进行反省,也
就是说,当你尝试去回顾它们的时侯,你的体验便得到了推进,从而一些新的意义也被创造了出
来。 为了更好的发挥这一点,我为两人一组的青空聚焦中的,进行聚焦的一方准备了一张青空聚
焦回顾用纸,可以在聚焦流程结束时边回顾边完成它的记入。
这次的发表,大概按照以下的流程进行。首先,将分发青空聚焦的初步案例的资料, 接下来
进行青空聚焦的示范,请大家根据青空聚焦的教示文来以两人一组的形式尝试本聚焦的实践,最
后,请在回顾用纸上填入你的聚焦体验。
青空聚焦的初步案例
来访者(女) 说,在这个疗程中, 她想提出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和与之相关联的两件事
情。我回应道, “ 那么就是说, 有两件相关的重要事情,以及那件‘ 极为重要的事情’,一共有三
件事情对吗”。 她说, 当触及到那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时, 她是“紧张”并且“惶惑不安”的。
我尝试引导她去进一步感受那份体会,她说“ 那样的话会感到痛苦”,当我回应道“关于去触及那
件重要的事,我们想找到一种不会感到那样痛苦的方式来进行对吗”,话音未落,她已经哭了出来。
而且,她一边哭泣着,一边说道“我无法把注意集中到身体的感觉上”,“嗯, 好的, 那么我们就
不去将注意集中在身体上。 就让我们,你和我, 在此时此刻的,真实的, 现有状态中,一起待在
这里, 有流下的眼泪,也有你提到的‘精疲力竭’ 一词。 那么, 就让我们带着些许兴趣, 与这些
待在一起, 好吗。”我回应道。当我这样对她说过之后,她说“ 嗯, 我现在正好想谈一谈了”,接
着一边抽泣着,一边开始了她的诉说。此时, 距咨询开始已经过去将近 20 多分钟了, 如上所述,
至此的交流过程都是十分敏感而微妙的。
她倾诉的要点大概是这样的,虽已与丈夫结婚九年之久,却很遗憾的始终没有怀上孩子。在
这过程中,也接受了不孕不育方面的治疗, 终于有了成功受孕的喜讯, 却在一年前十分不幸的流
产了。关于这件事的各种思绪, 自责以及后悔之情不断的折磨着她自己,也根本无法去触及它,
即使看见了孕妇也会产生非常痛苦难过的感觉。
她一边倾诉着这些的同时,身体也有着“胸口处,特别有一种被压迫着的感觉”的体会。 疗
程终于有了触及到了体会的进展,我便在那时提议进行“清理空间”。我有意识的说了一番引导临
在空间出现的话“那么,如果你希望你的这些好似被压迫着的感觉, 以及呼吸好像变得特别困难
苦闷的感觉能去了什么别的地方的话,是去哪里呢? ” 20 秒的沉默过后,“天空”她回答道。我便
当即回应说“天空! 好的, 就让它们去天空吧。”她的抽泣变得激烈了,之后大概又持续了一分半
钟的沉默。
“怎么说呢,一提到天空,我就会想起孩子的事情。流产手术的时候,护士曾对我说过‘孩子
在天空看着你,守护着你呢’ ……”。 当我听到这番话, 进行追体验( reexperiencing) 时, 感
觉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儿。于是,我便进行了如下的应答。
“对于我, 有了这样一闪念的浮现,即使护士对你说了‘孩子在天空守护着你呢’(此时她哭
了起来), 怎么说,我接收到的感觉是,虽然被

 

沪IPC备11046588号 中国聚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