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文献

  汉字聚焦:暗在中的一字与心理治疗
 
发布日期:2017/9/11 19:19:08 浏览次数:148次
 

 『汉字聚焦:暗在中的一字与心理治疗』

 
(说明:本文发表于日本人间性学会杂志,作者之一徐钧因不是日本心理学会成员,按照日本心理学会杂志非本协会成员不能署名发表的规定,所以与日本池见阳博士商定,在日本发表时不作为作者,只作为参与研究方。但在中国发表时,作为作者) 

作者:池见 阳 関西大学臨床心理専門職大学院 
徐 钧 戒幢佛学研究所 

中文译者:李 明 


❖提要❖ 
 尤金・简德林的哲学和心理治疗理论揭示体验的暗在侧面被语言表述为明在的象征,而后明在的象征又产生出暗在。在心理治疗中,咨询师不仅关注来访者说出的明在的语言,也关注这些语言的暗在含义。在艺术治疗中,将暗在以艺术表现出来,而艺术表现又会带来暗在。本论关注的既不是单词也不是艺术而是汉字一字的象征形式。在日本或中国等汉字文化国家中一个汉字是明在的象征,但其含义却是未完的、暗在的。本论提案的简易汉字聚焦法以三个案例(其中一例是逐字逐句的全记录)作为说明。对简易聚焦法所作的变更仅仅是将「汉字一字」替换了「把手表现」而已。而且,关于汉字一字在临床上的运用,本论以各种案例介绍了「提示(Remind)」的运用以及绘画与汉字一字的组合。笔者观察到以汉字一字来思考实际上就是与暗在一起思考。最后,关于汉字聚焦,本论还论及了其他笔者等进行的运用汉字一字的团体聚焦研究和定性研究。 

关键词:聚焦、聚焦取向的心理治疗、汉字一字。 

Ⅰ.前言 

 生命的大部分是以认识以前的暗在的(implicit)1 )过程运营的。通过对于这个暗在过程的某部分进行直接地观照(direct reference)和感觉,可以将其用语言表述 2 )为明在的(explicit)象征。心理治疗过程重视把「体验的边缘(edge of awareness)」、「潜意识中接近自我的部分」或者「心的内面」 通过语言象征或艺术象征表现出来,而用以表现的象征又会再产生暗在。所谓“这个梦感觉毛骨悚然”,虽然用了“毛骨悚然”这个明在的语言象征来表达梦里的感觉,但是如果被问起“那个『毛骨悚然』是什么样的感觉呀?”,就会使人觉察到“毛骨悚然”一词不能尽言的暗在的感觉在包围着这个词。“说是毛骨悚然,什么地方却似乎有亲切的、怪怪的感觉”。当表现这样被修正时,这时候梦者也好、倾听的咨询师也好都明白,似乎是异质的、相互矛盾的“亲切”和“怪怪的感觉”与“毛骨悚然”奇妙地调和在一起,明在的语言象征正在带出暗在的感应(resonance)。得过四次心理学奖的哲学家尤金・简德林(Eugene Gendlin)在论及哲学家威廉•狄尔泰(Wilhelm Dilthey)解释学上的循环时强调,体验・表现・理解是一个东西(Gendlin 1997)。所以,当“毛骨悚然”的表现成了“似乎有亲切的、怪怪的感觉”的时候,体验朝前变化了一步,表现也变化了,对于这个体验的理解也进了一步(池见 2009)。 


 在暗在、明在、暗在这样锯齿形的往复中,象征与体验的相互作用一边不断地创造出意义一边推进过程。从初期的著作(1962/1997)到最新的论文(2009),简德林都是始终如一地将此现象称作「体验过程」(experiencing),以此过程为中心来深入进行哲学和心理疗法研究的。经由暗在、明在、暗在不断的锯齿形往复得以推进(carry forward)3 )的思考不仅浮游在明在的侧面,更经常扎根于暗在,与暗在同在。或许我们可以说这一点正是简德林哲学与心理治疗理论的特征(Ikemi 2011)。 


 如果进一步寻问“有亲切的、怪怪的感觉?”梦者会说“自然不会是害怕,不过…”,会从围绕表现的暗在感觉感触到说不清道不完的暗在的“…”。作为被感觉到的有意义的东西,当回观 4 )“这…的感觉究竟是什么呢”的时候,被“身体”感觉到的意义感觉就会在那里隐隐约约地露面。这就是表现为体会(felt sense)的包含暗在理解(implicit understanding)的感觉(Gendlin 1981)。 


使用象征能够使体会明在化,但是象征仍然包含许多暗在的意义。感触体会,在明在与暗在之间来回往复地展开,这种方式是聚焦取向的心理治疗(Gendlin 1996)的核心。关于这种方式与心理治疗成功的关系,通过在体验过程层面一系列的研究一直在进行探讨(Gendlin等1972;Kiesler et al 1971, Klein et al 1970、1986;池見他1986;三宅他2008 他)。而且,不仅语言象征,艺术象征也表现暗在或者指向暗在。着眼于使用艺术象征表述暗在的艺术治疗的有Rappaport,L. 的聚焦取向的艺术治疗(Focusing-Oriented Art Therapy ,2009 )。另外,在体验式的拼图作业(Experiential Collage Work,Ikemi 2011, Ikemi, Yano, Miyake et al 2007,矢野 2010)中,也安排制作者自身通过将暗在感觉明在于拼图来探求拼图作品的含义。 


 在还没有习惯于将体会明在化,没有习惯于去感触明在化了的象征所包含的暗在意义的场合,需要有具体的示意、指教体验过程的方法,这种方法叫作简易聚焦法(Focusing Short Form,Gendlin 1981)。如果已经能够表述体会,能够一边在明在与暗在之间来回往复一边思考那就不一定需要简易法的指教。一般来说在心理治疗中对来访者并不“指教”而是“应答”。着眼于咨询师采用的各种取向的心理疗法中暗在的意义感觉并与其进行交流,这种方法叫作聚焦取向的心理疗法(Focusing Oriented Psychotherapy (FOT),Gendlin 1996)。 


以上本论概述了通过语言象征或艺术象征来表述暗在的意义感觉,再回到象征所含义的或象征所暗示(imply)的暗在意义感觉,这种体验过程呈锯齿状的往复运动。现在本论要通过简易聚焦法与FOT两方面的几个案例来探讨既不是语言表现也不是艺术表现而是利用另外一种「汉字一字」的象征形式。而且本论还要论及利用「汉字一字」于体验过程的其他用途。笔者在中国传授聚焦时,想到在中国和日本这样的汉字文化国家用「汉字一字」不是极其自然的吗?这个尝试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正如在研究中所论述的,汉字一字既是明在的一字,又常常被包含在暗在之中。 

Ⅱ.简易汉字聚焦法 

 简易聚焦法作为感触体验过程、寻求状况新意义的具体方法最初由简德林提出(1981)。由6个步骤构成的这个方法登载在著作「聚焦心理」(Focusing, Gendlin 1981)的附录中。简易聚焦法的最初步骤「腾出空间」(Clearing A Space,以下简称CAS)在开始的时候不一定都要使用。而CAS与其他步骤分开单独使用的案例报告也屡见不鲜( 池见 1997,Katonah 1999,增井 1999,德田 2009 等)。 


简易聚焦法CAS以后的步骤是:把牵挂的心事作为体会来感受,将其表现为「把手表現(handle)5 )」,来回感应(resonate)这个把手表现是不是与体会匹配,叩问(asking)“这件事的什么像「把手表現」呢?”最后接纳(receive)自己的领悟。将汉字一字与这一系列步骤中的「把手表現」替换就是简易汉字聚焦法。所以,简易汉字聚焦法的步骤如下:【步骤1】把心事等作为体会来感受;【步骤2】将其表现为“汉字一字”;【步骤3】感应这个字;【步骤4】叩问“这件事的什么像这个汉字呢?【步骤5】接纳领悟到的东西。还有,在 “感应”汉字一字的步骤3中,使用汉字词典查取这个汉字的各种含义及历史演变,或许会发现新的意义。 


简易汉字聚焦法的实践案例如表1A ~ B所示。这些并不是作为心理治疗,而是作为简易法单独进行的面询。案例A以完全逐字逐句的记录表示,案例B与案例C仅表示概要。案例B与案例C是聚焦者和倾听者在面询中使用汉字字典的案例。另外,案例A与案例B是在日本实施的,案例C是由研究协助者在中国实施并提供资料的。 


( 1 )案例A 
表中所示记录是笔者在研究生院兼职授课时实施的简易汉字聚焦法的案例。倾听者(L)为笔者。聚焦者(F)是二十来岁的研究生(女性),是初次体验聚焦。这次面询按照上述的步骤进行,省略了CAS。 


 表中所示的记录中标明了简易聚焦法各个步骤,但是实际上面询是一个完整的流程,各步骤之间并没有间隔。而且L28以后进入「第二回合」(池見 1984),这里也是“自然地”展开而没有间隔。聚焦者在感想中谈到面询“很自然”、倾听者“一同前行的感觉”、是以“今天有点不太想去做义工呢,这样轻松的话题”开始的、“得到了很好地倾听而顺利地深入,自己也觉得惊讶”。 


首先作为“把手表现”的是L08和F08,这表现了简易汉字聚焦法的特征。在F08中“困”这个字比较容易地浮现了出来。这似乎比通常“把注意朝向身体,想象与这个感觉贴切的语言、措辞、意象、动作等”的引导更简单。同样在第二回合中,L28、F28虽然是把手表现的步骤,但是F28的特点是有推进体会变化的汉字容易地浮现了上来。而且,把手表现以后的步骤与原来的简易聚焦法相同,案例显示汉字聚焦法只是把“汉字一字”与“把手表现”替换,作了最小限度的变更而已。 


( 2 )案例B 
 面询聚焦者B是本科3年级二十来岁的女性,笔者担任倾听者。在得到本人许可,说明了概要之后B提出要就某个人际关系进行聚焦。感觉了一下后,觉得有明亮发光的感觉。但是,与此有关的其他的事情却是讨厌的、不好的感觉。倾听者催了一下,“「不好的感觉」是什么感觉呀,能不能用身体来感觉一下呢?”身体有“沉重”的感觉。接着倾听者询问,把这个不好的、沉重的感觉用汉字一个字来表现一下的话会是个什么样的汉字呢?于是“鬱”这个字浮现上来。确认了一下这个汉字是不是很贴切呀,说是这个汉字很贴切。接着笔者试问,“你觉得这个人际关系的什么像是「鬱」呢?”但是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就翻了桌上的汉字词典查了一下“鬱”。 “鬱”有以下四个意思:1)树木茂盛、2)郁闷 淤塞、3)〈名〉山樱桃、郁李、4)〈名〉香草的一种、郁金香(学研汉和大辞典 学研研究社)。倾听者两手把词典翻开让聚焦者看,聚焦者自己把四个意思读出声来。四个意思读完后,聚焦者说“啊!”, 2)的”郁闷 淤塞“的意思是匹配的。一边手做着动作一边觉察对于这个人际关系感到“厌烦”“郁闷”的自己。面询结束后聚焦者谈了感想:“最初自己并不知道自己感觉到了什么,通过面询明白了,觉得很舒畅”。面询中两个人一起翻词典,聚集者与倾听者进行共同作业,倾听者对此印象深刻。而且,面询后两个人又查了国语辞典(大词林iPod版)中的“郁闷”,其汉字为「鬱陶しい」,正有个鬱字在其中,两人都惊讶不已。 


( 3 )案例C 
 聚焦者是四十几岁的男性,想要聚焦自己所在的公司。一想到这个公司在胸部就感觉到一种奇怪的不满。因为不明白这是什么不满,所以就想通过聚焦搞清楚。花了一些时间让他感触不满的感觉,并把这种感觉用一个汉字表达出来。然后,“脆”这个字浮现了出来。聚焦者一时不明白这个字所包含的意思。倾听者询问“公司的什么是‘脆’呢?”聚焦者起初以为是经济波动引起的公司危机。但是一想到这个,总觉得这不是公司的盈亏问题而是别的什么事情。于是公司的经营者们浮现出来了。他们感觉僵化、态度傲慢、一本正经。这些浮现出来的时候,公司的什么是脆就清晰起来了。感觉到这是人际关系脆弱而非经营状况。经营者们太僵化,公司脆弱得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崩溃。知道了这些,理解了胸中不满的缘故,不满就消散了。这是因为自己已经明白了这个公司的什么地方令自己最为担忧。 


Ⅲ.在聚焦取向的心理治疗中运用“汉字一字” 

 在心理治疗中不可能照搬简易聚焦法的步骤按部就班地进行。正如简德林所说的,“心理治疗中关系是第一位重要的,其次是倾听,聚焦的程序步骤(应答)仅在第三位(Gendlin, 1996 p.297 “ In therapy the relationship is of first importance, listening is second, and focusing instructions come only third”)。此外,在FOT的案例(例如Gendlin 1996, 


p.112-165,Ikemi 2010)中可以看到,临床上的聚焦与简易法的程序步骤不同,是以不着痕迹的方式来接近来访者的体验过程的。我们以以下案例来说明如何运用汉字一字来接近来访者的体验过程。 


( 1 )案例D 
 聚焦者是四十几岁的男性公司员工,借调出去八年后回到总公司担任管理人员。因总公司的工作方式与外面有许多不同而感到压力很大,发展到了“抑郁状态”病休了半年。回来上班后不久“抑郁状态”又发,再病休了三个月。在第二次要回去上班前,作为该公司复职援助程序的一环与心理咨询师(笔者)进行了面询。在初次面询的后半部分,咨询师试着询问“你说在总公司工作感到有压力,请感觉一下这个压力,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用汉字一字来表达的话,什么样的字会浮现出来呢?”D沉默了一下说“是恐怖的「怖」”。于是咨询师心里似乎已经明白D所感觉到是什么了。所谓“压力”这个暧昧的表现通过“怖”这个表现也引起了咨询师的感应。在接下来的初次面询中,D表现出使自己不去感觉“怖”而与之抗争的姿态,而咨询师则向他说明觉察感觉到“怖”的自己的重要性以及如何来倾听“怖”。 


 这次面询后,D在医院(心疗内科)的门诊探问预后,“病名是抑郁状态,医生对我是怎么看的呢?”在第二次面询时D告诉咨询师他被医生告知“诊断你是职权骚扰的受害者”,随之D滔滔不绝地宣泄他的上司仗势欺人的种种言语内容。 


 以此为契机,咨询师与保健师商量后,D复职后调到总公司别的部门去的方案浮现上来。通过与公司有关方面联络后结果D被调到了别的部门、别的办公楼。调动以来,D的抑郁症状消失了。现在他在新的部门精神抖擞地工作着。医生的投药量在调动后立减到一半以下,好像之后还在不断减少。 


 通过“怖”一个汉字,对于这个案例“抑郁状态”的理解从“总公司工作的压力”大大地向前推进了。由此抑郁状态的治疗也以不同的思路通过复职援助展开了。其结果,正如本人所说“畅快,感觉找回了原来的自己”。咨询在第六次面询结案了。包括随访期在内面询期间是六个月。最后一次面询时D爽快地同意在专业杂志报告这个案例并发表了如下的感想。“来到这里印象深刻的是能够客观地看待自己,能够审视自己有什么样的情绪,尤其是「怖」一个汉字出来时,自己对此吃了一惊。其实我到其他机构也去咨询过十次左右,尽是些表面的谈话。在这里,汉字一字也是如此,谈话可以进行得相当深入。” 


( 2 )其他运用案例 
⑴  作为提示的汉字一字 
 从中国的开展聚焦取向心理治疗的协助者那里获得了以下运用汉字一字的案例。在初次面询时一位女性来访者试着把自己的感觉用汉字一字来表述,不知怎么的“剛”浮现出来了。咨询师告诉她回去可以去翻下词典也可以不时地想一下。在第二次面询时来访者有了以下的觉察:自幼来访者的父母就偏爱弟弟,老是找来访者不好的地方进行指责。因此,她在幼小时就下定决心绝不让人看到自己的弱点,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把心变成了“剛”。她成了自尊心根深蒂固、没有弱点的“剛”人。在说话的过程中,她发觉“剛”变化成了“鋼”。来访者和咨询师都感觉到了这个小小的变化,联想到了“鋼”从坚硬的矿石溶解的过程。“鋼”确实是铁一样坚硬的东西,但是在来访者的实感上似乎已经有什么过程开始启动了。来访者同意向专业杂志报告这个应用案例,所以就向笔者报告了。 


 在这个应用案例中,来访者将自身感觉到的暗在的丰富的感觉用汉字一字明在地表述出来,通过这个汉字包含的意义感觉,可以明显地看到来访者对自我的理解渐渐地在发生变化。正如Hirano, T.(2011),平野(2010)所提示的方法那样,可以在今后的面询过程中,把前一次的汉字作为“提示”,每一次都确认一下这个汉字有没有变化,对问题的感觉有没有变化,以此来推进面询。 


⑵  与艺术组合的汉字一字 
 在某个工作坊由于用语言寻问体会没有动静,就让聚焦者看画。聚焦者说「一看到这个画就痒」,于是翻了词典查「痒」这个汉字。有以下的记载。①病。疾病。因担心或烦恼成疾。忧虑,由忧虑疲劳产生的疾病(心气堵塞不通畅)(漢字源改訂第四版、LogoVista 辞書ブラウザー ver.2.3.8)。聚焦者觉察到“心气堵塞不通爽”正是自己的状况,由此自己的感觉明在化了。与此同时体会发生了变化(shift)。作为艺术表现的作品带来暗在的感觉(这个场合是痒的感觉),再以汉字一字来表现,用词典来查其中的含义。这是使用不同的表现形式的暗在、明在、暗在、明在锯齿形过程的一例。 


IⅤ.展望与研究 
 以汉字一字将感觉到的体验外显象征化,通过这个汉字暗在被再形成(reconstitute:Gendlin 1964),又表达为明在。像围绕汉字一字锯齿形的体验过程模式并不限于本论所示的「简易汉字聚焦法」或「在聚焦取向的心理疗法中利用汉字一字」,其应用可以开发出无数。本论只是介绍了其中笔者频繁使用的两个应用方法。 


 笔者称为“汉字聚焦小组”的小团体也是其应用之一。对小组的其他各位成员以汉字一字来表现的话会是如何的一字浮现呢?将表示各位成员的汉字一字写在纸上,全体写完之后均将汉字交给这个成员。“拿到了「敏」这个字,其实这是我母亲、敏子的字,再次觉察到自己的「敏」的部分是从母亲那里得来的”,如此等等。其他成员将暗在地感受到的印象外显为明在的汉字,这个汉字又形成了被本人感觉到的暗在。现在这种小组作业的发展正在被研究(前出 2011),在会心团体(encounter group)的面询中也在逐渐地被尝试采用(松山 2011)。 


 此外,笔者还在进行“汉字表现法”的定性研究。在大学本科的研修会上,笔者让七名本科生感觉一下自己所在的关西大学,用一个汉字表现的话是个什么汉字呢?让他们把这个汉字写在纸上。把这些汉字排开一看,写“雑”的学生两名,“多”的两名,“賑”、“遊”、“楽”各一名。接下来全员造句,大家都能接受的句子为“关西大学是各色人等热闹快乐的地方”。这个句子表现了当事者对于关西大学暗在地感觉到的特质,似乎与导游书上介绍的关西大学有质的区别。通过表述汉字一字来进行定性研究的可能性现在正在研讨中(胡田 2011、石原 2011、安田 2011)。 
汉字是表达一个意义和音节的表意文字。一个汉字有其意义,这个意义与其他的汉字组合就成了词。单是一个汉字有其未完的意义。所以,一个汉字虽是明在的却又被包围在暗在之中。例如,一个“黑”字感觉要比“黑铅”或“黑船”表示更多暗在的意义。而黑船则表示「幕府末期驶来的欧美舰船」(デイリーコンサイス国語辞典 電子版 三省堂)的明在的意义。虽然“黑”一字有象征明在的功能,但是其自身却是未完的、暗在的。在这个意义上也许可以说,汉字一字正处于明在与暗在的交叉点上。 


 哲学家尤金・简德林经常强调“与暗在一同思考”(“thinking with the implicit”)。以汉字一字来表达不正可以说是与暗在一同思考吗? 


註 
1 ) 这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哲学家・心理治疗家尤金•简德林(Eugene•Gendlin)理论中的基础概念。“implicit”还被译作「暗默」、「暗里」等。与其相对的概念“explicit”常译为「明示的」,但本论中这两个概念都采用池见(1995)的译法。 
2 ) explicate 通常译作「表出」,但「出」这个汉字有内外有别的含义,包含了拿到外面的意思,所以采用了池见(2010)「表述」(「言い表す」)的译法。此外,在本论中关于艺术表现和汉字一字的表现,也用了「表述」这个译法。 
3 ) 也有译为「進展」的,但本论采用了池见(1995)以及村濑(简德林、E.1999)的译语。 
4 ) 常常表现为「反省(reflect)」或者「内省」。不过正如池見(2010)指出过的,一般来说反省含有做了坏事而后悔的意思,内省有内外有别的含义,所以这里采用了「回观」(「振り返って観る」)的译法。 
5 ) 把手表现(ハンドル表現)在简德林(1982)、池见(1995)等中被译为「索引」(「見出し」)。 

文 献 
胡田葉子(2011):漢字表現法の応用:大学別調査研究 関西大学文学部2010 年度心理学専修卒業論文. 
Gendlin, E. T. (1962/1997): Experiencing and the Creation of Meaning, Evanston,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1962.) 
Gendlin, E. T. (1964):A theory of personality change.In P. Worchel & D. Byrne (eds.) Personality 
Change, pp. 100-148, New York : John Wiley & Son.(ジェンドリン、E. [1999]人格変化の一理論 村瀬孝雄、池見陽(訳) 『セラピープロセスの小さな一歩』金剛出版) 
Gendlin, E. T. (1981): Focusing. New York, Bantam Books. (ジェンドリン、E. [1981]『フォーカシング』 
村山正治、都留春夫、村瀬孝雄(訳) 福村出版) 
Gendlin, E. T. (1996): Focusing-Oriented Psychotherapy,New York, Guilford Press. ( ジェンドリン、 E. 
[1998/1999]『フォーカシング指向心理療法 上下巻』村瀬孝雄、池見陽、日笠摩子(監訳) 金剛出版) 
Gendlin, E. T. (1997): How philosophy cannot appeal to experience and how it can. In (D. Levine Ed.) 
Saying and Thinking in Gendlin’s Philosophy, Evanston,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 
Gendlin, E. T. (2009): What first and third person processes really are. Journal of Consciousness 
Studies, 16:332-362.ジェンドリン、 E.,トムリンソン、T.,マシュー、 P.,クライン、M.(1972):体験過程を評定するためのひとつのスケール『ロージャズ全集第19 巻』pp. 305-310 岩崎学術出版社. 
Hirano, T. (2011) Reviewing the Focusing Session to Find a Life-Forwarding Reminder. Paper presented 
at the 23rd Focusing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Asilomar, CA. 平野智子(2010):フォーカシング・セッション後の振り返りとリマインダー:対人援助職支援としてのフォーカシング研究より『日本人間性心理学会第29 回大 
会 発表論文集』146-147. 
Ikemi, A. (2010): An Explication of Focusing-Oriented Psychotherapy from a Therapy Case. Person-Centered 
and Experiential Psychotherapies, 9(2): 107-117. 
Ikemi, A. (2011): Empowering the implicitly functioning relationship. Person-Centered and Experiential 
Psychotherapies. 10(1): 28-42. 
Ikemi, A., Yano, K., Miyake, M., Matsuoka, S. (2007):Experiential Collage Work : Exploring meaning in 
collage from a Focusing-oriented perspective,Journal of Japanese Clinical Psychology 25(4): 464-475. 
池見陽(1984):ジェンドリン法『フォーカシングの理論と実際』村山正治、増井武士、池見陽、大田民雄、吉良安之、茂田みちえ 福村出版 pp. 34-53. 
池見陽(1995):『心のメッセージを聴く』講談社現代新書. 
池見陽(1997):セラピーとしてのフォーカシング:3 つのアプローチ『心理臨床学研究』15(1):13-23. 
池見陽(2009):Eugene Gendlin の心理療法論:体験・表現・理解が実践させる体験過程『ディルタイ研究』 
20:45-62. 
池見陽(2010):『僕のフォーカシング=カウンセリング:ひとときの生を言い表す』創元社. 
池見陽、 吉良安之、村山正治、田村隆一、弓場七重(1986):体験過程とその評定:EXP スケール評定マ 
ニュアル作成の試み人間性心理学研究 4:51-64. 
石原早苗(2011):漢字表現法の応用~関西大学を言い表す~ 関西大学文学部2010 年度心理学専修卒業論 
文. 
Katonah, D. (1999): Clearing a space with someone who has cancer, The Focusing Folio 18, 19-26. 
Kiesler, D. J. (1971): Patient experiencing and successful outcome in individual psychotherapy of 
schizophrenics and psychoneurotics.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37 : 370-385. 
Klein, M., Mathieu, P., Gendlin, E., Kiesler, D. (1970):The Experiencing Scale : A Research and Training 
Manual 1, Wisconsin Psychiatric Institute. 
Klein, M., Mathieu-Coughlan, P., Kiesler, D. (1986):The experiencing scales, in L.Greenberg & W.Pinsof (Ed.) The Psychotherapeutic Process : A Research Handbook,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pp.21-71. 
前出経弥(2011):漢字一字で言い表す:フォーカシングワークを通して『サイコロジスト:関西大学臨床心 
理専門職大学院紀要』1:51-59. 
増井武士(1999):『迷う心の整理学』講談社現代新書. 
松山由香(2011):漢字表現法エンカウンターの試み 関西大学文学部2010 年度心理学専修卒業論文. 
三宅麻希、池見陽、田村隆一(2008):5 段階体験過程 スケール評定マニュアル作成の試み『日本人間性心理 
学研究』25(2):115-127. 
Rappaport, L. (2009): Focusing-Oriented Art Therapy London, Jessica Kingsley Publishers. (『フォーカシ 
ング指向アートセラピー』池見陽、三宅麻希(訳) 誠信書房). 
徳田完二(2009):『イメージ収納法』創元社. 
矢野キエ(2010):体験過程流コラージュワークと意味の創造『人間性心理学研究』28(1):63-75. 
安田千穂(2011):漢字表現法:新たな質的研究法の確立を目指して 関西大学文学部2010 年度心理学専修 
卒業論文. 

表1 简易汉字聚焦法的逐字逐句全记录A~B 
【步骤1 体会】 
L 01:那好,我们开始吧 
F 01:好的 
L 02:一下子进入的话有点 --- 首先,请先活动下身体,或者伸展一下 
F 02:好的(活动肩和头,然后沉默了5秒,似把注意朝向了内部) 
L 03:情况可以不要说得太多,只要提一下“某个关系”、“某件事情”就行了 
F 03:最近,好像有点闷闷不爽 
L 04:嗯,是么 
F 04:啊~嗯、最近有点、每周一次去做义工的,最近有点不想去,觉得有点诧异 
L 05:那么,每周一次去做义工的,但是最近感觉好像不太想去?(沉默3秒)不想去,是什么样的感觉? 
F 05:是的,是这样呢(沉默3秒秒) 
L 06:想象去做义工了,那个时候,关注下身体,― 有感觉的时候这边(用右手指示喉、胸、腹部)会比较多一些, 
一边关注这边 ― 呼~嗯,去做义工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F 06:(5秒秒)唔~嗯(2秒)似乎是这样,虽然义工已经做了有一年了,感觉好像仍没有适应,所以今天即便去了感觉上似乎还是说些不痛不痒的话结束…… 
L 07:有不适应的感觉? 
F 07:是的 
【步骤2 汉字一字】 
L 08:是这个不适应的感觉么。(沉默3秒)那,可以的话,如果在这里以一个汉字来表示的话,会浮现出什么样的汉字呢? 
F 08:唔~嗯,啊、“困” 
L 09:困难的困。是“困”字浮现出来了么 
F 09:是的 
【步骤3 感应汉字一字】 
L 10:那么,确认一下这个,或者感应一下,啊啊,去做义工是“困”,是不是贴切呢 
F 10:是,是的。马上就浮现上来了 
L 11:那么,现在,确认了一下还是感觉很贴切是么 
F 11:是的 
【步骤4 叩问】 
L 12:去做义工的什么是这样的感觉?感觉到什么像是“困”呢? 
F 12:(6秒)是呀,虽说是义工,但似乎要求得更多,有这样的氛围(3秒) 
L 13:虽说是义工,但似乎有更多要求的感觉 
F 13:是,是的,知道我是学心理的,所以要再多说些别的啦,要给出些主意啦什么的,这样的感觉传达过来,但是觉得那些自己还根本做不来 
L 14:唔嗯唔嗯唔嗯,被要求再多说些别的啦,要给出些主意啦什么的,其实自己做不来。(沉默15秒)可以问一下吗?(可以)我心里浮现的是 ― 这是我的感觉 ― “不,我是来做义工的,不过偶然是学心理的 ― 又不是专业做这个的 ― 所以出主意什么的,真是岂有此理”类似这样的话有没有传达给对方呀? 
F 14:没有 
L 15:没有? 唔~嗯,要是我的话就会这样表达给对方呢,(F:啊~)要是那样会是什么感觉呢? 
F 15:是呀,那样一表达的话 ― 自己也是自愿申请去做义工的,非常不愿意被人觉得是个“没用的家伙”,(L:哦,哦)自己请求“拜托了”,人家既然说“可以来了”,自己总要有点用 
L 16:唔~嗯。因为自己是请求去的,总要显出点行的地方(F:苦笑 是的)是不是有这样的感觉呀 
F 16:是(苦笑)(沉默7秒) 
L 17:有什么浮现上来了? 
F 17:是的 
L 18:要是可以的话 
F 18:哎,唔~嗯,那个,现场也是个犯难的现场,保守治疗的现场,这么年轻的自己(L:啊,保守治疗)很难被接纳,嗯~,是的,知道是个很难的现场,但是更必须继续要去,这令人痛苦 
L 19:唔~嗯,好像,保守治疗是很难做的地方,去到那里感觉痛苦? 
F 19:是的 
L 20:感觉痛苦呀,知道了这一点就先放一放吧 
F 20:好(沉默18秒) 
L 21:如果,有什么浮现上来的话,请说吧 
F 21:哎~,进研究生院的时候就非常非常想去做,可是一旦进去了,一看竟是这个样子,这个,那个期待着的情绪竟然是这个痛苦,竟然也有这样的变化。(L:竟也有这样的变化)(苦笑)觉得有点诧异 
L 22:是呀,人生,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定(F:笑)。尽管进来的时候,非常地期待 
F 22:就是这样的呢。满是期待的心情,最初见到病人的时候,不知怎么,既有真心的感动,也有“总算会到了”的感慨。(唔~嗯)而现在去做义工结果却已经成了痛苦,(嗯)嗯 
L 23:听下来,似乎,对于保守治疗的事,自己的感受、想法也这样地变化了 
F 23:是的呢(20 秒沉默) 
L 24:现在浮现着什么? 
F 24:哎,心扑通扑通直跳。(L:扑通扑通直跳?)哎,感觉有什么说出来不太好的 
L 25:啊, 是说有变化了?兴味有了变化?(是)说出来不太好 
F 25:是。而且这个是更加痛苦,是向着不太好的方向变化的 
L 26:我的感觉,有些事是会变得痛苦的,会的,在人生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嗯,恋人也是如此。最初,仅仅见个面就会感动, 
(F笑出来)但是后来,在一起就痛苦,哎,这样的事,在人生中多了去了。哎,“怎么说呢”或者说“今后怎么办呢”,我正在想,会怎么发展下去呢?要是这样想的话,你是怎么考虑的呢?你怎么样呀? 
F 26:唔~嗯,是这样的。现在,哎,要说是不想学这些了,觉得也不是。(唔嗯唔嗯)但是,说不定已经是“肚子饱饱的”的了“(哈啊~啊~),怎么办才好呢,自己最近也在烦着呢 
L 27:啊~啊、那么,关于保守治疗,自己真正感觉到了什么,是“肚子已经饱饱的”的感觉呢,还是痛苦的感觉呢?是不是实际上还留着一点兴趣?这些在自己内心感觉是不是还很不明确? 
F 27:是这样的呢。 
【第二回合 步骤1 体会】 
L 28:好的,那么,在第二回合来考虑“关于保守治疗”的事,自己感觉到了些什么呢?(3秒)这也可以还是用一个汉字 
【第二回合 步骤2 汉字一字】 
F 28:(沉默12秒)唔~嗯。是“淋”么 
【第二回合 步骤3 感应汉字一字】 
L 29:啊~嗯,淋这个字浮现出来1)。啊,有点孤寂(淋しい)呢,你感应一下,很贴切吗? 
F 29:嗯,是的 
【第二回合 步骤4 叩问】 
L 30:是怎样的孤寂呢,或者说,淋这个汉字在传达给你什么呢? 
F 30:(沉默7秒)这个淋字一定是,一到了现场,因为是居家的现场,所以全是家属中的关联,似乎已经没有自己进入的余地了,或者说,自己在不在都无所谓 
L 31:啊~ 啊ー哈ー,啊ー哈ー 
F 31:这样的感觉。或者,助手们也是如此呢。团队中似乎我也没进得去、 
L 32:好像自己感觉到孤寂,在家属中 ― 因为是居家 ― 无法进得去,在团队中好像也进不去,似乎感觉到这样的孤寂 
F 32:是的呀。 
L 33:啊啊,是这样的(5秒沉默)感觉到了这样的孤寂,把这个感觉在自己内部接纳下来先放一放吧,唔~嗯 (沉默10秒)那,在这样做这样说的过程中,我想这个感觉一定会有所变化(F:是)现在,自己的内部,是个什么感觉呢 ― 描绘一下关于这件事的整体 ― 现在,怎么样? 
F 33:唔嗯,孤寂,从来没想过 
L 34:是呀,是孤寂呢 
F 34:确实,之前老是想着“不努力怎么行呀”、“不被认可怎么行呀”这些,唔嗯,有了一点变化,或者说似乎是在别的地方有了觉察。 
【步骤5 接纳】 
L 35:啊,好像,觉察的感觉,在之前没想到的地方呢。在自己内部充分地接纳这个孤寂,那,要是可以的话,我看今天就暂且到这里结束面询吧。(3秒)在自己内部确认一下,在这里结束好不好呢。(沉默10秒) 
L 36:唔嗯,唔嗯,在我的内部产生了不同的东西呢。 
F 35:(笑)是什么? 
L 37:要接纳这样孤寂的东西,还需要些时间呢。 
F 36:唔嗯,(8秒)也许是(泪) 
L 38:是么,孤寂是么。(10秒)看上去要哭呢,那就哭吧。 
F 37:反而是要请你原谅。(哭出)(L从口袋里拿出手巾纸递过去)请原谅。哎,像这样,(一边哭泣)没想到会这样往下挖 ― 对不起 ― 那,说也好笑,原以为“啊,不过是义工呀”。自己也诧异……怎么会哭呢(L:是呀)(5秒) 
L 39:似乎身体在说“很孤寂呢”。(F:一边哭泣 沉默10秒)你要重视珍惜呢,“在说很孤寂呢”(F:唔嗯) 
F 38:是的呀(沉默25秒)(这时,L:大口吐气) 
L 40:怎么样? 
F 39:眼泪流出来就平静一点了 
L 41:那好,体味一下平静下来的感觉吧。(沉默32秒)好,是不是差不多可以结束了?请再确认一下。 
F 40:(沉默20秒)明白了孤寂,反倒好像舒畅了 
L 42:是这样的呀。这正是聚焦有趣的地方,虽然觉察到了厌恶的事,但这个觉察会令人舒畅。觉察到孤寂而舒畅。也把这种舒畅的感觉珍藏起来好不好? 
F 41:好的 (F闭眼、沉默10秒) 
L 43:那好,体味一下,觉得可以结束就结束吧 
F 42:好的 (F闭眼,沉默12秒)好了,不要紧了(显得很精神) 
L 44:那么,结束吧 
F 43:好,谢谢了 

《20分31秒》 

1 ) 面询后确认下来,不是“寂”而是“淋”。 

 

沪IPC备11046588号 中国聚焦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