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阅读

  创伤聚焦工作坊感想
 
发布日期:2015/4/2 10:13:54 浏览次数:1468次
 

                              创伤聚焦工作坊感想

                                                                       张婉霞

现在是201541日,创伤聚焦工作坊结束后的第三天,感觉身体终于一点点松了下来。那种紧绷感不只是来自课堂里被触及的某些创伤,还有相当一部分来自持续的兴奋与专注。一个走在心理咨询与治疗这条道路上的人,对怎样疗愈创伤这个主题是非常敏感的。没有什么心理问题绕得过大大小小的创伤,也没有什么人不曾经历过任何创伤。对于这么一个核心主题,好的教学就如沙中淘到金,会让人立即兴奋起来,激动的在理论学习与实际体验之间迅速的切换频道,唯恐有所遗漏。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老师们比我们更辛苦。五天的时间是很有限的,他们主动要求每天延长一个小时的教学时间,一定是想用有限的时间将所有这些尽可能完整的教给我们。这种即使再辛苦也不遗余力的精神,真的让人感动!写到这里,胸口暖暖的,再次感受到和阿列克希斯老师拥抱时的那种比大地更踏实更温暖的感觉。

回顾整个创伤聚焦工作坊,有三点想谈一谈。

首先,两位老师的工作坊融入了灵性的元素,但其本身并不是灵修。在此不对灵修做任何评价。仅就老师们的创伤聚焦而言,我觉得理论完整、设置严谨、边界清晰且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之所以添加这些灵性的元素,也许和他们作为印第安土著的种族身份及自己的疗愈经历不无关系吧。我们都知道,内心的疗愈是艰难而漫长的,特别是早年的重大创伤。对这样的创伤进行工作,需要更多的力量来支持,否则治疗师和来访者都很容易耗竭。引入灵性的元素,与创造者联结,与远古的智慧联结,与祖祖辈辈的先人联结,这样的做法本身就很智慧。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谓创伤,就是失去了情感上的联结,而疗愈就是恢复联结。老师进行联结的方式也非常有趣,淡淡的甜草熏染,轻轻的鹰毛除垢和大声的击鼓歌唱。我发现肖恩老师是闭着眼睛唱的,而且会跟随着节奏,依次转向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几乎每次唱完,他的额头上都满是汗珠!我们则会惊呆在那里,感觉余音绕梁,久久难以忘怀!所有这些都极具文化特色和现场感染力。其实,文化和仪式就是联结,我们完全可以学习以这样的方式开采我们自己悠悠五千年的中华文明!若能如此,多么严重的创伤都能抚平吧。

接下来我想谈谈两位老师既能细致入微又能严守边界的治疗风格。相信所有在现场参加工作坊的同学对此都有深刻的体验。顺便想说一点,越来越感受到,体验才是最好的学习,而这也正是直接参加工作坊与间接阅读相关文章区别之大的原因所在。说到细致入微的人本主义关怀,我想老师们的每一场演示里都有所展现。特别是最后的提问环节,有人问,有的来访者羞于表达自己的情绪,比如拼命压抑着不哭,这时该怎么办?肖恩老师的回答是,他会问对方,需不需要他低下头或者背过身子。这其实并不是创伤聚焦特定的内容,但肖恩老师的处理体现了聚焦作为人本主义治疗方法的特点之一,给来访者足够的空间。肖恩老师身体力行地教会了我们什么叫给对方足够的空间。最厉害的是与此同时他们也能严守边界,仿佛功夫练入化境,转换自然,衔接流畅,整个过程不能说天衣无缝,也至少是浑然天成。由于下午要延长一小时的教学,下午的上课时间就提前了半小时。有些同学觉得午休不够,希望能恢复原来的上课时间,老师们解释后还是维持了这个设置。仔细想想,老师们不是更累吗?每次上午的课程结束后都有同学问老师问题,其实老师的午休时间更短。如果因为这个要求被拒绝而有什么想法,反而能成为一次觉察的机会。其实这种严格和严谨是爱的另一种形式,让我想温尼科特的话,不带诱惑的深情,不含敌意的坚持。同学们角色扮演老师督导的环节,也充分显示出老师对设置的尊重和强调。听上去是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但没有任何一次的强调是多余的。要知道,在这样的教学里,安全是所有一切顺利进行的基础。它就像足够多的新鲜空气,看不见摸不着却一丝一毫也少不了。

最后我想说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信念。肖恩老师讲脑神经那一节的时候,非常明确的表达了他的观点。现代科学认为人的大脑很容易出问题,而修复却很难,脑神经也几乎不能再生。但肖恩老师对此持不同观点,他认为脑神经和大脑都是可以重塑的,最重要的是,他认为创伤所导致的一系列变化既是可以理解的,也是可以疗愈的!除了将创伤正常化,不给有创伤的人贴上各种标签,肖恩老师给我们更多的,是希望!很明显,这不是一个基于循证医学的严谨观点,即便老师们疗愈自己的经验弥足珍贵,也是极其有限的。但这个观点充满力量且给人带来希望!是什么让老师能持有如此坚定而乐观的观点呢?很多道理他们都讲得深入浅出,关于这一点也同样如此。老师说我们活在大自然中,我们人类自身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在很多自然灾害发生以后,地球会展示它自己的疗愈能力,我们人类也有这样的自我疗愈能力。我们需要做的,是找到自己内在的力量,而不是去怀疑它、验证它,或者向外寻求帮助。其实,这和中医里的天人合一、扶正祛邪的思想非常相似。中医就是典型的经验医学,可是你能说中医不如西医吗?撇开一较高下之争,由此我对自己思索良久的一个观点越来越有信心。这个观点其实既契合佛教的思想也契合中医的思想,那就是,我们的内在,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本身就已经具足了无限的资源;我们要做的只是开启内在的智慧,调动内在的资源,找到内在的力量!而所有这一切,要从信任开始,信任我们自己,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心灵。当然,仅就这次的工作坊而言,那就是信任我们身体的内在具有疗愈的力量。就像肖恩老师说的,我相信可以吞下创伤,并让创伤来滋养我,而不是被创伤吃掉。不论遇到怎样的天灾人祸,都能如此信任,信任就会变成信念!我在两位老师身上看到了这种信念,这次工作坊最让我心潮澎湃的就是这一点。它让我看到人本主义的光芒熠熠生辉、难以抵挡,它让我看到今后的道路不论怎样艰难都有一种希望叫做自己!

 

沪IPC备11046588号 中国聚焦网站